您的位置:首页 详细内容
桐油布伞,属于江南
新闻来源:泸州油纸伞网

    油纸伞,伴着一代人苍凉忧郁的身影,走进朦胧诗中,走进现代文学中,走进历史的深处,成为我们记忆中岁月深处一帧久远的风景……  

     油纸伞,属于江南。一把油纸伞,从江南仄仄的小巷里走出,伞下的人,或明眸皓齿的女子,或一袭长衫的教书先生,静静伫立在雨中,沉思、遐想或踟蹰彷徨,那么宁静,那么典雅。“风流才子”徐志摩在油纸伞下,轻声漫吟过他心中那些空灵、浪漫的诗句吧;半世坎坷的萧红,在油纸伞下遥望过她远方战火中的关东故乡吧;“荷戟独彷徨”的鲁迅,在油纸伞下呐喊过燃烧在他心中的愤懑和迷茫…… 

     少年时读张爱玲的小说《十八春》,记忆最深的是世钧与曼桢去郊外照相遇雨时买伞那一段。记得那时曼桢在小店里买下的,就是一把纯蓝色的油纸伞。顾曼桢是张爱玲小说中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,卑微、自尊,浑身散逸着三、四十年代知识女性苍凉的身世感和卓尔不群的才华。在与世钧倾心相爱的那些日子里,那一把纯蓝色的油纸伞,就像她心中的爱情,纯净、清亮得没有一丝儿杂质;在与世钧失散的那些日子里,身毁而心不毁的曼桢,孑身飘零在大上海的繁华与喧嚣里,心际的感受,一定如伞面上的雨声般凄冷、苍凉…… 

    江南多雨;淅淅沥沥的春雨,时断时续的梅雨,潇潇不歇的秋雨,点点滴滴的冬雨,落在江南的古镇,飘在江南的阁楼和小巷,将江南氤氲在一片雨的世界里。油纸伞,属于江南。一把油纸伞,从江南仄仄的小巷里走出,伞下的人,或明眸皓齿的女子,或一袭长衫的教书先生,静静伫立在雨中,沉思、遐想或踟蹰彷徨,那么宁静,那么典雅。“风流才子”徐志摩在油纸伞下,轻声漫吟过他心中那些空灵、浪漫的诗句吧;半世坎坷的萧红,在油纸伞下遥望过她远方战火中的关东故乡吧;“荷戟独彷徨”的鲁迅,在油纸伞下呐喊过燃烧在他心中的愤懑和迷茫…… 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