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详细内容
丁香花般的江南女子,手撑油布伞,柔情似水
新闻来源:泸州油纸伞网

     也许注定与江南有缘,老天阻拦我北上的步伐,将我的心牵引到了江南。

     江南载满了寻梦的足迹,印载了失失落落悲悲伤伤,也不曾邂逅丁香花般的姑娘,也不曾得志幸福,只是默默无闻,反反复复于漂泊。梦已破碎,足迹何方?或许有一天再回江南,然物是人非,或许又有新梦孕生……

     在那幽幽深巷,就在君抬头的那一瞬,迎面轻走过一个如丁香花般的姑娘。手撑油布伞,步伐轻盈,仪态婷婷,莞尔之间,平生万种相思,尽系眉梢,宛如浣纱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。望着远去的倩影,君久久不能释怀,平静的心惊起了丝丝波澜,留恋处难免尽是遗憾和感伤。不知今生是否有缘在邂逅深巷,再一睹花容芳影。这就是江南的女子,也是文人笔下的江南女子,柔情似水,资质卓越,温文尔雅。

    曾记否,在那中学时代,已对江南女子默埋迷恋和褒赞,希望有一天能踏上江南的国土山水,赏游美景,纵情山水,泛舟五湖,驻足雷峰塔,追忆白素贞的爱情故事,为情为爱,不惜水漫金山,以救被囚禁在雷峰塔里的情人许仙。夜宿寒山寺,遥望那漆黑静谧的姑苏,静听春宵宫那醉人美妙的歌声,遥想西子姑娘独舞花群;吴王夫差的醉生梦死风花雪月;“银剑金壶漏水多,起看秋月坠红波”,更是道尽吴王风流,声色犬马。寒山寺的钟声再次敲响,秋月已悄避幕后,无奈感叹欢乐短暂,东方吐白,醉梦难醒。幽幽姑苏,凄凄寒山寺,道不尽多情风流,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,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”。诗人张继落榜归来夜宿寒山寺,满腹失意,辗转反侧,久不能寐,滚滚红尘,朗朗乾坤,仕途何方。只有听着乌鸦的啼叫,和着寒山寺的钟声,慢慢入眠了。 这就是充满了思忆和诗意的江南,一直令我神往。

     还在学校时,我就做着美好的江南梦。有一天,也能像许仙那样,在西湖断桥邂逅一个美丽的女子,与之相识.相知.相爱,一起生活奋斗江南,置身美景山水,谱写幸福人生!落寞时也能寄宿寒山寺,倾听寒山寺的钟声,遥想姑苏吴王的风花雪月,感受西子的淡淡忧伤。寄情山水,赋诗作文,与故友把酒言欢,尽诉心中之事,畅谈古今,纵论英雄,谁主沉浮,谁更风流。

      人生一年后的江南依然如此,阳春三月,本是晴空万里,阳光灿烂。却淫雨霏霏,不知时节,尽有性儿一洒凄凄雨。为了寻觅快乐的人生航道,我如同江浙文人郁达夫,穿梭于杭富两地,奔波于求职路途。望着夜晚的杭州,高楼座座,灯红酒绿,大街人群嚷嚷,匆来匆去,每个人都将希望和烦忧装在心中,直到消失在人人茫茫中。而我,也越来越远离闹市,回归自己的天地。即使狭小,也难得宁静自由,只是不由得也留恋起都市的繁华,丽人远去的倩影,也或多或少牵绕了我多情的心。向往这个花花世界,也很想感受一下都市的风情韵味。

      一次次的失落,一次次的穿梭和奔波,但始终又回到原点。纵有才思,只因非同道中人。毛遂自荐,不仅救楚,更使赵胜刮目相看,李斯宁为仓鼠,不为厕鼠,身赴秦国,一展抱负,位极人臣.促成霸业;姜尚渭水直钩钓鱼,意在文王,扶周伐商,顺应民心,一战才华。而我大多被拒之门外,为了苟延残喘,只好重操旧业,然即使勉力为之,也是力不从心,以致恐惧有加,只盼早日解脱,在这个行道里,让我失去好多,来浙一年心灵始终寂寞,情感无归宿,难溶城市,回报低微。为此,我应彻底放弃使自己苦痛的事情。

     
     曾记否那白乐天写道: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”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;一川烟雨任平生”,这些意境优美的文字,营造勾勒出江南一幅绚丽柔情朦胧的画面,给人无限遐想,就连我这西北人对之也充满了由衷向往。
 

  (上文由泸州油纸伞网收集整理,转载请保留链接出处) 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