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详细内容
娘亲手为我做了一把黄油布伞
新闻来源:泸州油纸伞网

      娘笑笑,说:“傻孩子,伞,咱还是要买的。娘多熬几夜就有了、、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  终有一天,娘割了布。从集市上卖布回来,娘一脸喜气。见了我,立即打开了印花包袱,喜眉笑目地说:“拿去吧,你要的伞!”

      啊,伞!我惊叫着,从娘手里接过伞来。这是一把八角黄油布伞。我撑开,合上,再撑开,再合上,举起来,拧动伞柄,让它在空中旋转。欣喜之余,我偶一回头,望见了娘那带笑的黄油布似的脸,心里一酸,眼里涌出了泪水、、、、、、

      从此,一把黄油布伞伴随我,从初中升高中,读大学,一直到参加工作。渐渐地,这把黄油布伞很落伍了,我却舍不得扔掉。熟悉的朋友说我艰苦朴素,不知内情的人,笑我寒酸小气,我都不去管它,只是笑笑,殊不知,我带着这把伞就仿佛母亲在我身边似的,使我忘不了母亲和母亲对我的爱。  

     小时候,我们村里没有学校,要跑到八里以外的镇上去上学。学校没有住宿,只好来回走读。当走读生,最怕遇上雨天。冷不丁的半路上下起大雨,便被浇成落汤鸡”。那时候,我多么盼望有一把伞呀!

     有一回,放学的路上,我又淋了雨。回到家,就病倒了,通身烧得滚烫滚烫的。娘摸着我的额头,眼圈儿便红了。那时候我小,不懂事,竟不能体谅娘的难处,却说:“娘,要有把伞就好了,咱买一把吧!”

     娘沉思良久,最后一字一句的说:“买,咱买一把!”

     听了娘的话,我半信半疑。那年月,队里吃“大锅饭”,收成又不好,全指望着娘织卖土布贴补家用,换回几个油盐钱,还要给我交学费,买书和本子。她能有钱给我买伞吗?可是,我知道娘的脾气,对孩子,她从来都是说一句是一句的。

     这天晚上,她早早地上了织布机,脚一蹬,手一搬,“哐里哐当”,满屋里便都是机声了。这一夜,我枕着机声入梦。一早醒来,机声还在响。啊。娘织了一夜布。我悄悄地走到娘跟前,颤抖地喊了声:“娘。”娘用熬红了的眼睛看着我,不自然地笑笑,我的泪水夺眶而出,说:“娘你别再熬夜了,俺不要伞了!”

     下雨了,飘飘洒洒的雨丝儿,织成了一幅遮天盖地的株帘儿。

     小巷深处,涌出来许许多多的伞儿、、、、、、

    看见伞,我便想起了母亲,心里涌起一种温暖的感觉、、、、、、

(上文由泸州油纸伞网http://www.zgzs8.com/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出处)

 

分享到: